欢迎您访问鱼乐钱多多
  • 微信客服1:Anns857微信客服1
  • 微信客服2:Anns857微信客服2

直播行业九成是炮灰,月入低于万元,半数人要转行

钱多多 2022-01-08 10:12

直播行业九成是炮灰,月入低于万元,半数人要转行原创--:·每日人物​很多底层主播的努力程度不比李佳琦和薇娅他们差,但是这已经不是能用努力来衡量的事

赚钱直播

文|林秋铭编辑|楚明运营|肖睿和一名带货主播约访是不易的

她会和你约定一个非常规的时间点,例如只能在凌晨点后,腾挪出来的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嗓子不好是通病

访谈的途中,那头偶发的咳嗽声不止一次打断对话,等她缓和过来后才能继续

访谈要躲着家人进行,否则会得到另一个版本的答案

和头部、腰部主播不同,底层主播没有粉丝黏性,出了直播间,便很难再找到她们的踪迹

薇娅和李佳琦的粉丝数和单场观看数据,已经近倍于后面的名主播的流量,代王、张沫凡和雪梨

如果把带货直播比喻为海,这些人处于浪尖

更多头部和腰部以下的小主播,是沉底的虾米,屏息等待着浮出海面的机会

游戏规则一目了然

头部主播获得风口上的福利,资源不断向他们倾斜,底层主播争夺着他们分羹之后残留的流量

双当天,薇娅的直播间观看人次为万,李佳琦的人次定格在万

而无名小主播的直播间里,这个数字可能是几千,几百或者几个

一提到数据,主播们就感到焦虑和恐慌

在这场比赛中,一个强大的系统在以精确的量化标准控制着主播

实时的数据跳动和不定时关闭的流量阀门,是高悬的红灯

根据BOSS直聘发布的数据,.%的“带货经济”从业者最高月收入低于万元,.%的人在考虑转行——毕竟,李佳琦和薇娅的财富神话,只是极少数

有人仍然相信这是时代的机会

童书主播杨杨在微博上记录了自己自年初入行以来的日记

她不是一个站在风口上的幸运者,却咬定了要在这个行业拼下去的决心

以下是沉在海底但还在奋力向上的带货主播杨杨的自述:我在电商平台直播卖童书,现在有万粉丝,这个粉丝量算是这个行业里一个特别小、特别底层的存在

虽然是个小主播,我经历了很多

我做过个直播间,经历过电商平台拥有巨大流量、疯狂的时候,也经历过它们流量稀缺的时候

很多人看带货直播挣钱,其实只看到一两个大主播挣钱,不知道他们身后死掉的主播可能有个

一旦进入了直播的圈子,后面不断有新人会赶超你

休息一两天、两三天,没事,但一旦停播时间稍微久一点,你就会被淘汰掉

系统不是人,它只认数据

直播间开播第一周的某一天,我和运营在讨论工作时发生严重的争执,错过了开播时间

我当场打了自己一个巴掌

这是严重的错误,系统会觉得你不守时,没有诚信

系统不会告诉你直播时间低于个小时是错的

不会告诉你,粉丝来了个人,如果只有几个人关注你,这是错的

官方也不会告诉你,你被淘汰是因为没有达到既定要求

规则是完全隐形的,只有靠你去猜,再专业的机构都很难摸清它

从年到现在,主播一批批在换,那个页面里,每天都有很多主播在“死”去

机构的主播只要开播就有流量,他们有流量扶持的

个人主播就没这个待遇,开播的时候,要熬“浮现权”

刚开始我们就是被放在海底的虾米,大多数客户是看不到小主播的,我们只有把海底下的极少数的客户服务好了以后,直播平台才会给我们一个浮现权,让我们有机会浮到细分频道的页面上来

毕竟,大客户都在海面上

​▲服装品类主播,每天要在镜头前穿脱衣服上百次

图视觉中国最开始,所有的东西是统计数据来呈现的,如果你的数据好,平台会给你的直播间匹配更多的流量

但后来,直播平台本身的流量在慢慢枯竭,僧多粥少

流量可以买卖,而且特别贵

我上次在群里看到,一个粉丝万的主播,一个月挣万元,那个月要拿出万块钱出来烧流量,换来了多个粉丝

我烧不起这个钱,只能自己一点一点熬

月号那天,我还在直播,助理突然跟我说,浮现权下来了

那一瞬间,我在直播中途马上就捂脸哭了

但突然有了流量,如果留不住怎么办

我那时候压力更大了,看到数据就很恐慌,下播后就疯狂地研究数据,要分析它的二三十个维度

每一天都像在跟这个系统战斗

这个行业的机制就是不断地淘汰人,你的流量是稳定的话,就证明它还没有抛弃你

但是它在考核你,每天都在考核你,如果说你连续天以上数据不好的话,它就会慢慢地抛弃你

假设有个人进入直播间,个人点击关注算是及格,有个人关注你算良好,有个人关注你算优秀,看你能达到哪种级别,做得好才会陆续给你稳定的同等的流量

但是现在的流量不像以前那么好了,很多主播都是假粉丝刷的

多万的粉丝,才几万、十几万的观看量

电商平台和中小主播进行流量交易,制造这种假象

最残酷的是,系统也有出现漏洞的时候,有时候内部也没能发现

之前我的竞争对手一直是违规操作,系统也查不到她,流量比我好一倍,天天赚翻

运营第一个直播间的时候,过年后不久,系统突然把新主播们的流量卡断

所有新主播都懵了,跟我一起开直播的个新人除了我以外,其他都退出了直播

我守着几百个老粉丝,天天播天天熬,天天送礼物让他们来看我,最后这个直播间还是关了

没有绝对的公平,看你的运气

在这一行,没人不害怕被系统杀掉,它杀掉你肯定有原因的

我每天醒来都会想到这些

系统惩罚我的时候,我会怀疑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是不是自己不适合这行,心理压力好大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至少我自己是背负了很多

在这个世界上,我现在唯一的事业就是这个直播间了,如果倒闭了的话,我想我会一无所有

▲一对后的“广漂”夫妇也从事主播,为了流量,夫妻俩每天工作超过小时

图视觉中国​我以前开美甲店,在成都开了几家,但是我觉得这不能挣大钱,现在挣大钱就得靠互联网

我一天可以卖书给个粉丝,但是有一天可能卖书给万个粉丝,只有互联网才可以达到这种裂变

但可能在不懂互联网的人眼里,我们这种就是“作死”的人

两年前,我把美甲店都盘给了当时的员工,在重庆租了平米的一室一厅

现在我、助理,一个闺蜜,个女人在支撑这个直播间

当时我看到朋友他们个人一起做美食带货主播,有万个粉丝,但个月只能挣万多块钱

合伙的人越走越少后,只剩下小主播在那儿播

租的房子光线也不好,粉丝看得少了以后,他们过了两个月,就直接倒闭了

很多机构是可以挂靠的,我之所以还没有签约机构,是因为很多机构签约以后,小主播还是没人管,只能自己播,最后机构直接分走利润的一半

签了机构,好处是不用担心自己没活干,机构也会为主播们找好供应链,不用像我一家一家地去谈,稳定一些

但当一个新主播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机构完全是可以欺压你的,一个运营管个主播,哪里顾得上你一个新小主播

解约也很困难

机构也需要主播充数,因为它们也在接受考核,如果主播低于一定的数量,系统会取消机构的资格

▲想要进入机构做主播,也需要进行考试

图视觉中国​做带货主播,你得先练习一下

找一个茶杯,对着它说个小时,不能停,你要把茶杯说感动,把它说热了

或者自己对着镜子练习

最开始我的直播间一直没有起色,每个小时只有二三十个人来看我,没人说话

我心里很崩溃,但是告诉自己要稳住,给自己找话题

后来我发现,主播们其实都会自备一套专门用来缓解尴尬的题目和答案,直播间没人的时候,自问自答照着背一遍就好了

看我直播的人知道,我经常会戴一些很古怪的精灵帽,还要在保证好看的情况下,化稍微怪异一些的妆

我的腮红是一条很深很红的横杠,就很像王菲的那种妆

很多粉丝会觉得有点夸张,但是他们很容易就记住你了,多多少少你要有一点点自己的特色嘛

因为隔得天高地远,我们很少能和粉丝达成亲密的关系,但还是有真心的人

我第一个直播间快倒闭的时候,一些粉丝跟着我到了新的直播间

她们可能不买东西,每天都会来打个卡,跟你说几句话

在我最需要的时候,这些人没有离开,在我最低落、最普通、最渺小的时候,这些人没有小瞧我

我觉得这种默默的支持和温暖远超于现实中的朋友所给我的

对主播和粉丝而言,直播最适合的时间是个小时,但是个小时只适合大主播,他们个小时能做到的销量,小主播必须要花到个小时

我们得一直在镜头前,别人打开直播间的时候,不能看不见人

今年双,从月号就开始预热,整整提前了天

我直播了多天没休息,不敢休息,你休一天别人就抢到你前面去了

双当天播了小时

因为持续性的坐姿,我的臀部上长出了一层茧皮

双当天,我们本来预计能够卖万元,结果我们的销售额超出预设的倍,卖了万元

要知道,我卖的是儿童图书,一个产品只卖一二十块,贵点的三四十块,我都不知道是如何凑起这万元的

这让我们很意外,同时也看到了直播间的魅力

系统会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给你惊喜

谁都希望有惊喜,我就是靠那些惊喜撑下来的

永远不会再有哪种职业像带货直播这样子,让你每天像坐过山车一样去经历高峰和低谷

做直播之前我有斤,现在只有斤

其实不是因为体力多辛苦,而是心力交瘁

作为一个主播,不可以是蔫儿的,她必须随时像打了鸡血一样出现在粉丝面前

因为做直播,我差点和丈夫离婚

他是那种思想很传统的人,在单位上班

在他看来,做主播是不务正业的,经常带着嘲讽的口气说我被传销洗脑了

很多人印象中的主播都是秀场主播

我说我是做主播的,家人和朋友就问我你在哪儿唱歌啊

是搞笑的吗

我说是带货主播,他们就认为你不就是电视购物

能感受到人家看不起你的感觉

第个直播间死了以后,我在家里完全抬不起头做人,很难跟别人交代,但我依然坚持要做

直播的时候要和大主播们错开时间

晚上播的话抢不过大主播,小主播们没有生存空间

有时候我凌晨点开播,点就要起床,一直播到中午点的样子

除夕那天,我还在直播,因为大主播除夕休息

他们只要休息了,小主播的流量就会好一点,要跟他们错开高峰

我没有时间去医院

我们只有个人,做个人的活儿

稍微好一点点的时候,我吃了一段时间的药,去楼下诊所做了一个星期雾化,治我的咳嗽

我上午布置产品,下午做雾化,晚上再继续直播个小时

做了一个星期后,医生跟我说,雾化不能再做了

我说,好,但是我还咳嗽呢

医生说你不说话不就好了吗

只好吃很多梨,蒸着吃,熬梨水吃,生的也吃

后来吃药也不行,输液也没用,身体产生了耐药性

直播的前小时没问题,说到第个小时就开始咳嗽了

别人吃蜂蜜都是冲水喝,我是直接一勺一勺地塞嘴里干吃

如果是晚上的直播,我会在凌晨点下播,开始研究数据,点睡觉,点起来,开始布置产品

我真的已经尽全力了,直播间在我身上再也榨不出哪怕再多一点点精力

很多底层主播的努力程度不比李佳琦、薇娅他们差,但是这已经不是能用努力来衡量的事,头部主播是站在了时间轴上很好的一个点罢了

▲一位苏州的主播每天凌晨四点起床,六点半准时开播,成为许多主播学习的榜样

图视觉中国我的工作室就在我家隔壁的那栋房子里,同一个小区

基本上,我一整个月都没有走出小区,始终两点一线

这样的生活状态会失去很多朋友,但换一个角度来想,如果说我在这个社会上没做出点什么,在朋友看来我也不会有什么很大的价值

我有两个很好的朋友,一年和她们聚一两次就够了

前不久我丈夫放年假,我们决定放松一次,去青海玩

但是我拒绝坐飞机,要求开车背上我的全部童书和直播设备

我丈夫只能说好

安排了车之后,我的运营突然和我说,直播的浮现权又下来了,刚好就在我们出去玩的那几天

我只好放弃了那次旅游,扔下我丈夫和朋友回去直播

我已经多岁了,丈夫还大我好几岁,我们想要小孩,在备孕

我当然也有认真对待这个事情,比如去看一些妇幼医师

但做这一行,作息不规律,日夜颠倒

我现在很瘦,要调整自己的身体,但是没有办法,任何事情不可能完美的

我小学的时候,班主任老师问同学们长大以后想当什么

别人都说科学家、医生、老师,我一个人说,我想做商人,老师都愣了

我现在就在做自己想做的事

对于我自己来说,我相信“平台不倒,直播到老”,这是我们直播这行一句自我激励的话

把李佳琦和薇娅看作标杆是委屈他们了,他们应该算是传奇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现在我赚得不多,但是还够我和我的助理糊口

目前只有万粉丝,明年争取到万,我就很满足了

尽管没挣到几个钱,确实还是看到一丝希望在前方

直播中%的人成功,%的人挣点小钱,%的都是“炮灰”

其实我明白,真正的时代人物是李佳琦、薇娅他们,我们只是炮灰而已,但我也要争取做一个大颗的炮灰

▲年月日,杭州,一名工作人员在直播间休息

图视觉中国​(文中杨杨为化名)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想看更多,请移步每日人物公号(ID:)

本文分享地址://dtjwz.com/article/859417392.html

相关标签:赚钱直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