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鱼乐钱多多
  • 微信客服1:Anns857微信客服1
  • 微信客服2:Anns857微信客服2

直播带货真的赚钱吗?风口之下的骗局坑哭无数商家

钱多多 2022-01-08 09:40

直播带货真的赚钱吗

风口之下的骗局坑哭无数商家原创--:·运营小咖秀年,直播带货一跃成为新的风口

赚钱直播

无论是小米、携程、格力这样的大型上市公司,还是个体小店,都不想错过这股风潮

据艾媒数据显示:年国内直播电商行业总规模为亿元,预计年规模将翻一番

无数商家将真金白银投进直播间

但是今天,我想给热衷于直播带货的商家们泼一盆冷水:通过直播带货真没你想得那么赚钱

为何这么说

全民直播带货的时代,观众注意力变成稀缺资源,当数据流量变成衡量主播人气的标准时,一项灰色生意也变得异常热闹

一、为获取高收入,主播数据造假屡见不鲜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主播带货的主要收入分为三种模式:纯坑位费、纯佣金、佣金+坑位费

“佣金”是指主播根据直播间的销售额抽取分成,销量越高,分成越多

而坑位费是主播介绍、宣传商品的固定费用,大家也可以理解为出场费

但是这样的收入模式并不可靠

因为支撑主播坑位费的高人气数据是可以造假的

像粉丝数、观看人数、点赞数、互动都可以低价批量购买

尤其圈内的人都有了解,数据刷量这类灰产业务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无论是公众号、微博还是小红书等新媒体平台,都无一幸免

有人的地方,就有流量;有流量的地方,就有生意

尤其是当下火热的直播平台,刷单团队自然不会错失商机

据了解,直播间真人粉丝每人元时,而且能根据主播发言实现即时评论

另外销量也可以伪造

具体的方法,就是聘用刷单团队先购买商品再退货

所以你看到的那些“秒清”、“卖光”,数据也不一定真实

下面为大家分享一个腾讯新闻报道的案例

二、案例:商家找主播带货亏损超万直播带货如今过于火热,大家都在追赶这一风口,感觉做了就能够赚钱

但小商家们其实对直播带货这种新生事物非常陌生,甚至一知半解

据腾讯科技报道,从事首饰生意的张某在年春节后,看到不少同行尝试直播带货

因为疫情影响,自家生意惨淡,也试着了一位粉丝数量约为万的主播,希望能冲些销量

经协商,双方约定主播带货天,每天坑位费万元,达到保底销量后抽取佣金%

三场直播下来,张某的首饰销量猛增,他便迅速增加备货,安排人手打包,并支付了主播万元费用

但飙升的退货申请让他慌了神

直播结束三天后,订单陆续发出,退货申请却纷至沓来,他统计发现,累计退货率达到%

据他与主播签订的带货协议,佣金根据实际成交订单结算,结算时限为直播后天,此期间内退货、退款订单视为无效订单,主播无法获得佣金

除部分结算期限为天外,这也是行业内普遍适用的佣金结算规则

面对这种情况,一位电商推广行业的从业者在《凤凰周刊》分析称:“排除产品质量问题,有很大可能是主播为了赚取坑位费刷单了

”首饰类产品的直播销售退货率偏高,约为%

为达到保底销量,主播找刷单团队下单,以拿到坑位费,刷单团队在结算坑位费后组织退款

假设每天保底销售额为万元,主播当天可获得的收益为万元坑位费及万元佣金,其中%销售额为主播刷单,加上自然退货率%,退货率可能就达到%

即使退货后损失大部分佣金,但主播平均每日仍可获得万元坑位费及元佣金,除去刷单费用,主播仍有不少利润

但是这样下来,亏损的就是商家了

前后折腾,算上备货、人工、运费、包装等费用,张某非但没冲上销量,反而亏损了超过万元

三、刷单是如何运作的

刷单是如何操作的

有刷单人员在视频平台分享了自己的工作日常:通过某直播间链接进入快手小店,每人分别下个订单,完成后向上级汇报

“这是为了刷销量,平时你看到销量很高的产品,可能都是假的

”刷单目的并非骗取佣金

因为大部分主播带货时,佣金实行按照实际成交量结算的规则,大多使用线上交易系统设置佣金比例,商家可实时看到所有订单的成交状态

只有订单被“确认收货”时,主播才能收到佣金

刷单后再立即退款的订单将被定义为“无效订单”,主播无法拿到佣金

而如果在超过佣金结算期限后再退款,刷单人员需挨个激活订单或找客服申请,步骤复杂,操作费用也会很高

当然商家也不傻,刷单骗佣金的行为很容易被识破

现在很少有商家按照直播间成交量付佣金,除非是对直播了解甚少的店家

刷单的主要目的,还是主播为带货“造势”

在开播前期,观众的消费欲望还未被调动起来,为了让产品看起来“抢手”,达到目标销量,一些主播会找专门刷单团队把直播间“搞热”

当“放单员”和主播谈好刷单价格后,会在或群中下派任务,利用专门软件,每人可操作几百个粉丝账号,设置某些固定回复,如“想买”“喜欢这款产品”等,进入指定直播间后点赞、评论

所以你看到动辄上百万的观看量、热情回应的粉丝,也可能只是拿钱办事的“群演”

这些“假粉丝”账号中,男性粉丝.元,女性粉丝.元,刷单员个小时就有元的收入

据刷单人员表示:抖音直播间人气元个人在线小时,快手直播间元个人在线小时,如需真人互动,价格为每人每小时元,可根据主播的话进行反应

四、“纯佣金”的中小主播专业素养低相较佣金,坑位费不是很透明,所以数据很容易造假

商家只能根据主播以往的数据表现:比如粉丝量、观看量、销售量等来评估

拥有较高粉丝量的主播在与品牌协商时掌握更强的议价权,报价会更强势,商家找主播卖货看中粉丝量和人气,只能被动接受

为了规避坑位费的数据造假风险,部分商家开始青睐“纯佣金”的中小主播

“纯佣金”模式不收取坑位费,只按销量抽成

对商家来说,即便销量不佳,自己也不用承担太多成本,比较划算

但部分中小主播的带货表现,令人失望

一位进入MCN机构不久的主播透露:很多同行会在直播带货时展示化妆品或食物的空盒子,以证明亲身食用或体验过,加强产品的说服力

然而,大多数主播并未使用过,所展示的其实是品牌方寄过来的空包装

很少有小主播有耐心或时间好好试用产品,甚至口播文案也是由厂家提供

主播对产品的实际了解非常有限,所以粉丝提问产品细节问题时,他们通常答不上来或敷衍着答,粉丝收到产品后觉得不符合描述,也拉高了退货率

五、直播带货更像赔本赚吆喝行业顶流,罗永浩的坑位费达到万,李佳琦~万(根据佣金浮动),而虚拟偶像洛天依淘宝直播坑位费更是高达万

除了坑位费,主播们都默认一条行业标准:商家提供的带货价格需为全网或全年最低

能不能拿到最低价格,是粉丝评估主播能力的标尺,也是主播吸引粉丝的重要指标

同样一件衣服,别家主播卖元,你只能拿到元的价格,那粉丝为什么还要看你的直播呢

这进一步压缩了小商家的利润空间

再加上主播会从销售额中收取分成,一套产品的利润已经被吃没了

有商家表示:在主播直播间,其每件外套定价元,万的销售额,成本约为万元,备货成本远高于网店,加上运费、包装等,每件服装的利润为元

如果找其他主播带货时,该外套的价格就不能高于元,相当于赔本赚吆喝了

其实我们看,大多数品牌厂商找顶级流量主播带货,并不是为了投入产出比,而是寻求曝光

据知情人士介绍,品牌主花万去带货,可能会有万的销售额,加上坑位费和分成,他们大概就亏万

相当于品牌商只花费万,就做到了万销售额和广告效应

他算了一笔账,品牌花万去传统硬广打广告和直播带货完全不一样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很多人看来,既然都是做广告,直播刷单、刷在线观看人数还是要硬着头皮上

这里也反映出品牌方流量变现的焦虑

六、个人点评其实直播带货的造假手段并不新鲜,就像电视购物加网店刷单的套路一样,很多主播虚报价格“割韭菜”

但这样的生态长此以往,我相信就没人愿意再找主播带货了

眼下,直播卖货还处在野蛮生长时期,依二月之见,对于刷单这一情况,不久带货的势头会趋于冷静,回归常态化

现在直播平台也意识到数据造假的严重性,后期的监管机制肯定会越来越成熟

而针对直播刷单这一灰色生意,也有人看到了机会

很多网络数据平台开始打造监测刷单的系统,可以实时监测主播的粉丝数据和流量数据

相信未来,不遵守规则的MCN和主播们并不能长久

本文分享地址://dtjwz.com/article/802157380.html

相关标签:赚钱直播

推荐阅读